险恶!美国欲推广“毒丸条款”孤立中国
 2018-10-08 天下粮仓

    美国、墨西哥和加拿大日前同意订立新的自贸协定,其中一项条款被西方媒体广泛认为是针对中国,阻止墨西哥和加拿大与中国达成自贸协定。


    “美国政府找到对中国贸易战的新工具”,《华盛顿观察报》7日如此评论近日达成的美墨加新自贸协定(USMCA)其中一项条款:若三国中有一国与某个“非市场经济国家”签署自贸协定,则其他协议伙伴有权在6个月内退出USMCA协议。这被西方媒体广泛认为是针对中国,阻止墨西哥和加拿大与中国达成自贸协定。美国政府官员5日对外称,该条款是一种“毒丸”,该协议将成为美国以后与各方开展自贸谈判的模板。

    新华社/路透USMCA协议的达成在加拿大引起极大反响,加拿大《国家邮报》评论认为,新加的条款“令人惊讶”,“等于给了美国否决加拿大和中国达成自贸协定的权力”。《全球邮报》称,虽然加拿大政府极力否认,称加拿大仍然有权和其他国家发展经贸关系,但中国和美国的反应表明,该条款“孤立中国”的意图无法否认。5日,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发言人杨云东应询发表谈话说,中国坚定支持以WTO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,支持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。我们反对在WTO框架外杜撰“市场经济国家”和“非市场经济国家”等概念,实质上这是有关国家为推卸自身责任、拒不履行自己所做国际承诺所找的借口,是不诚信的表现。我们对有关国家公然干涉别国主权的霸权行径表示谴责,对有关国家经济主权受到损害感到悲哀。

    当地时间10月1日,特朗普在白宫玫瑰园就美墨加新贸易协定发表讲话:美丽的一天。

    “这是某种毒丸”,美国商务部长罗斯5日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直言不讳地称,若有哪个协议国与中国这样的国家签署自贸协定,则贸易协定中应含退出条款。美国CNBC网站称,美国正在与欧盟和日本准备开展自贸谈判,如果他们也接受这样的条款,则意味着他们与美国遏制中国经济的行动完全绑在一起。《华尔街日报》5日称,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将USMCA协议称为美国政策的“范式转换模板”,但特朗普团队能否与其他贸易伙伴复制这样的新协议尚不得而知。

   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5日在部长办公室火箭模型旁受访。来源:路透社美国商务部长罗斯5日在部长办公室火箭模型旁受访。来源:路透社《华尔街日报》分析称,特朗普政府通过威胁退出原本的北美自贸协定,对加拿大和墨西哥拥有巨大优势,这两个国家经济严重依赖该协定。但欧盟和日本目前还没有与美国达成这类贸易协定,因此没什么可损失的。报道引述欧盟前经济顾问安德里·萨皮尔的话称,美国正在打“强权牌”,欧洲想要的是平衡协议,不会达成此类协议。法国外交与欧洲事务部国务秘书勒穆瓦纳5日表示,欧盟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伙伴,“我们不会在威胁下谈判”。欧盟经济官员称,美国在USMCA协议中的胁迫策略不会在欧美自贸协定谈判中奏效。

    日本《每日新闻》6日称,日本正力争实现包括中国在内的16国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(RCEP),美方此举将牵制这一协定的推进,今后或将成为争论的焦点之一。

    “毒丸条款”短期冲击有限

    美国、墨西哥和加拿大日前同意订立新的三国协议USMCA,以代替原先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(NAFTA),三方为此都作了一些让步。

    USMCA中包括了一个条款,即一方开始与“非市场国家”进行贸易谈判,如果其达成结果中包含其他缔约方不希望看到的内容,则允许其他缔约方终止并替换美墨加贸易协定相关条款。美国商务部长罗斯用“毒丸”形容这一条款(“毒丸条款”曾经是以股权摊薄防止敌意收购的术语),并称该条款旨在阻止其他国家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,而且日后还可能在美国与日本和欧盟达成的贸易协定中复制。

    “离魔鬼太近,离上帝太远”。这是笔者在听到美墨加三国达成USMCA协议后首先想到的一句话。美国作为北美洲主要的国家和市场,墨加两国别无选择地需要与美国保持紧密的经贸往来。而且在谈判过程中,美国先分别与墨、加举行双边谈判,向对方提出高条件;在与较弱一方墨西哥谈判中取得突破后,缩小较强对手加拿大讨价还价的余地使之屈服,最后达成一个多边协议。压榨和逼迫的手段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。

    从本质来看,USMCA是一个区域性的贸易协议。如果说USMCA对中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经贸往来是一种约束,那么其短期对中国的冲击是有限的。

    根据中国海关统计,2017年中加双边贸易额为517.6亿美元,中墨贸易额为476.7亿美元,规模都不算非常大。而如果中国与加、墨企业按原来方式进行贸易,或中国增加两国输美产品的增值贡献,由于涉及领域非常多样,而且合作方式也各有不同,对美国是否产生不利影响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,USMCA的条款能否适用存有疑问。

    相比之下,更需警惕美方后续采取类同的策略,即“合纵”排华的可能性。USMCA反映出美国“先易后难”的策略,而美国要与欧盟、日本订立类似“毒丸条款”则会更困难一些。

    德国等欧洲国家在对外贸易上与美国有很明显的分歧,比如购买俄国和伊朗能源商品。而且,德日等主要工业国对美国的经济依赖相对较低,同时与美国有相对优势的产品类同,与美国产品的市场竞争激烈。

    而且,欧日需要维护自己在经贸上的独立性,在与美国保持经贸往来的同时,也需要与其他国家多做生意。例如,近来欧洲国家和日本商界、政府都表示希望参与“一带一路”和亚投行等项目;欧洲也在寻求建立独立于美元的国际结算体系。

    为应对未来有可能出现的各种不利局面,中国当前更需要努力开拓外部市场。与金砖国家、上合组织和“一带一路”沿线经济体的经贸往来,应是未来发展对外经贸关系的亮点。(环球网 作者吴幼珉是香港资深经济评论员)

本文关键词:中美贸易战
字体:  
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
中美贸易战热点
Copyright 2002-2016 天下粮仓www.cofeed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服务热线:010-80697616 传真:010-64820990 E-mail:service@cofeed.com
京ICP证070040号 京ICP备11000339 京公网安备1101033720